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【爱情美文】《中华文摘》文章:爱情这玩意

  (声明:刊用中国《中华文摘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)

  刘鑫认为,爱情本来就是一个犯贱项目,爱是没有真理没有真相更没有尊严的,他与谭清的故事唯一的缺憾在于:他俩各犯各的贱,他在谭清面前贱,而谭清在那个男人面前贱

  文/木木

  刘鑫24岁时已经认识谭清20年,这20年过去,谭清还和当年在幼儿园抢他蛋糕时一样冷酷无情,甚至她更骄傲了,因为身边多了个高大英俊的男朋友。  

  谭清的男友在刘鑫的生日会上引起了各位女同学的羡慕嫉妒恨,刘鑫远远看着激动的女人们围着花枝招展的谭清,咨询如何找到并长期持有理想夫婿的相关问题,内心充满愤恨。然而刘鑫到底是个在政府工作的工科男青年,全身上下都用辩证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武装着,他相信事物是发展变化的,爱得要死要活的不一定结婚,婚后的神仙眷侣也不一定不离,于是他满怀拆迁办的热情、对台办的忍让、安置办的诡计多端,继续化装成一个幼儿园旧友,活跃在谭清的世界里。

  事实证明科学发展观果然是靠得住的。半年后一个炎热的夏夜,刘鑫正和狐朋狗友吃饭,电话响了。谭清从来没有主动给刘鑫打过电话,这天她声音有点没精打采,说你能来一趟吗?我把地址告诉你。刘鑫喜出望外,对着一班用鄙视目光叫他去死的男人比出一个骄傲的胜利手势,三步并作两步,跨出饭店大门。

  这天晚上谭清拖着一个行李箱,住进了刘鑫的屋子。刘鑫又喜又忧,喜的是谭清和英俊男友分手了,忧的是并非谭清迷途知返、恍然大悟这个男人不是好东西于是弃暗投明,而是那个男人花心甩了谭清,谭清这边儿的感情似乎还没完呢,有后患啊。

  科学发展观果然再次证明它是战无不胜的。就象刘鑫担忧的那样:斩钉截铁分手的,不一定就不会欢天喜地复合。俩月后,谭清居然就真和英俊男复合了。这天刘鑫无聊,不得不重新加入狐朋狗友聚会,看到刘鑫进来,有人说,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,有个人名叫范亮,他跟人介绍自己说,我叫范亮,姓范的范,亮剑的亮,对方说哦你好范剑同志。说完,大家看着刘鑫大笑。

  朋友们的苦口婆心在刘鑫身上毫无作用,当谭清第二次和男友分手后,他又毅然收留了她。周围的人不理解,说大哥你的事迹简直可以编成一本《男青年恋爱犯贱花样大全》了。刘鑫嗤之以鼻,他认为爱情本来就是一个犯贱项目,爱是没有真理没有真相更没有尊严的,他与谭清的故事唯一的缺憾在于:他俩各犯各的贱,他在谭清面前贱,谭清在那个男人面前贱。

  在希望和失望中挣扎了几个月之后,谭清得到男友出国的消息,绝望之下,她终于从了刘鑫。这晚刘鑫对着夜空,长出一口气,满足的同时又不免小有心酸。然而,他仍然想和谭清结婚,只是谭清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。刘鑫灰头土脸站那儿,安慰自己:越挫越奋。

  27岁那年,谭清拒绝了刘鑫的第101次求婚。刘鑫说,我妈安排我相亲了,谭清说,去呗。刘鑫想起那班和谭清一起后就很少见面的朋友,突然想起范剑同志的笑话,他一时没压住,脱口而出:你这女人,还真是又臭又硬。

  刘鑫怀着希望和又臭又硬的谭清又混了两年,他想我就不信扛不过你,你都三十了,也该害怕自己嫁不出去了吧。这年他决定为谭清举办最后一次传统项目,他又求婚了。谭清用一对清澈的眼睛看着他,说,我不想结婚。刘鑫被拒绝的经验已经相当丰富,此时却终于没能忍住,说:我就不明白,你到底在坚持个什么劲儿。谭清看了看他,把眼睛转向窗外,说:我就是看不得你这么贱,我就是不喜欢别人对我这么好,没劲。刘鑫听完,不禁仰头望天:天呐,爱情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!

  (摘自《看天下》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